公司新聞

唐駿職場危機與自我包裝

唐駿職場危機與自我包裝

“他不是一個一輩子靠騙人吃飯的人,但后來,特別是從上海到北京后,真的改變很多。”一位曾與唐駿在微軟共事多年的同事這樣評價唐駿。

 

  過去一周是自許中國第一職業經理人唐駿最尷尬的一周。

 

  他的簡歷曾經無可挑剔:日、美留學,微軟中國區總經理,盛大總裁,然后是新華都集團CEO,自稱在新華都報酬10億元。

 

  這張簡歷的起點現在遭遇致命懷疑:先是知名學術打假者方舟子在微博稱加州理工大學并不曾有過一位名叫“唐駿”的華人博士,隨后唐駿出示的西太平洋大學

(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博士證書遭到了更大嘲笑(參見本期文章 “唐駿‘母校’在華淘金記”)。

 

  “這件事影響很大,我們都當笑話講。”很多IT業內資深人士稱,由方舟子引爆的這場唐駿學歷事件,不過是將過去“IT高層們都知道的事傳播到了草根層”。

 

  關于誠信和成功的爭論卻已超越了個案本身。為唐駿辯護者認為,“英雄不問出處”、“唐駿已經證明自己的成功”;批評者則認為誠信是成功的基礎,曾經是“年輕人楷模”亦熱衷于宣講自己成功經歷的唐駿應向公眾和投資者道歉,以維系社會基本的道德準繩。

 

  直至7月7日,唐駿在接受多家媒體公開采訪時仍拒絕道歉,堅稱“加州理工大學的博士學位”是“方舟子給我扣的帽子”,自己“以前從來沒有說過”。假如唐駿并非從一開始就有意欺騙公眾,作為“成功偶像”的唐駿是如何一步步演變為“加州理工大學博士”的,在他的“成功之路”中,學歷又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我們在此還原一個真實的唐駿。

 

  “最愉快的時光”

 

  唐駿1984年畢業于北京郵電學院應用物理學專業,次年留學日本名古屋大學電氣電子專業,但未獲博士學位,終止學業,轉去美國發展。

 

  1994年進入微軟是唐駿職業經理人生涯的起點。他在微軟的第一份工作是程序員,后升為產品經理。他在自傳中回憶,稱經過了八輪面試才得到一份在Windows

NT開發部門做程序員的工作。

 

  唐駿的工作是幫助微軟發展Windows中文版。在多位微軟在職和離職員工看來,這不是一個需要博士學位才能獲得的職位,如果是加州理工大學的博士,甚至可以說大才小用。

 

  在此時和之后的很長時間,同事們并未聽唐駿稱自己為“加州理工大學博士”。一位曾在微軟工作多年的資深人士認為,微軟人事部門在入職時的審查很嚴,唐駿在進入微軟的簡歷中沒有必要“作假”,因為這個工作他出國之前的北京郵電學院的學歷就足夠了。

 

  唐駿也不會提及西太平洋大學博士學位。他是在翌年即1995年才獲得這個學校頒發的博士學位證書。

 

  “這個工作他應該完成得不錯,因為不久他得到了提升。但如果將之歸結為唐氏開發法,就太夸張了。”

另一位曾參與視窗開發的前微軟中國區總監也證實,視窗開發是上千人的團隊。

 

  唐駿的下一個職位是Windows

NT開發部門的高級經理。隨后,微軟決定在中國設立一個技術支持中心,唐駿主動請纓。1997年年底,唐駿被總部派到上海,負責組建大中華區技術支持中心,為中國大陸和港臺地區的用戶提供技術支持服務。

 

  “這是一個類似于售后服務的機構。需要一點技術,但主要是管理。微軟當時需要有人來收集和歸類整理中國客戶反映的問題,幫助解決,并反饋給產品部門以修改缺陷。”前述微軟中國資深人士介紹,這對唐駿是一個很大的提升,亦是對他之前工作能力的肯定。

 

  唐駿之后的表現沒有令總部失望。他用了不到三年時間,將一個區域技術支持中心升格為全球技術中心,團隊也由最初的25人擴展到后來的400多人。

 

  當時的唐駿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技術中心第一天成立的日子是1997年11月4日,也是我第一天加入微軟的日子,我還記著唐駿穿著一件草綠色的微軟T恤。”

一位唐駿的老部下回憶說,當時30多歲的唐駿用英語演講,“充滿激情”,給了這些剛入職的年輕人一個“Surprise(驚奇)”。

 

  這些年輕人并不了解唐駿,他們只知道這位領導“曾在總部做得很優秀,然后被派遣回中國,再早,他在中國、日本和美國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

 

  在他的前部下看來,“微軟牛人太多了,平時沒人會把學歷當回事。”話雖如此,這只是有漂亮學歷的人的想法,在海外求學多年卻沒能拿到名牌大學博士學位的唐駿或許仍視之為軟肋。他曾在不經意間對一位同事提起自己是名古屋大學的博士,在得悉該同事認識其導師時就密囑手下不要再提及此事。

 

  不少曾與唐駿在上海共事的人,后來也在微軟或其他公司走上管理崗位,多年之后,對他仍保留不錯評價,認為“他善于激發員工的潛能,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在上海微軟的那幾年,是他成長的時期,也是我們成長的時期。”前述唐駿的老部下認為,在唐駿所有職業生涯當中,“可能最留戀的就是這一段”。

 

  這的確也是唐駿職業生涯中最輕松愜意的時期:他管理了一支年輕的技術團隊,成員對他尊敬有加,業務流程相對簡單,幾年運營下來早已駕輕就熟。

 

  2001

年,比爾。蓋茨親自到上海為微軟亞洲技術中心升格為全球技術中心揭牌。“對唐駿在支持中心的工作,所有微軟人都會給予很高的評價。”前述微軟離任高管告訴本刊記者:“能把上海支持中心做成亞洲的、又做成全球客戶的問題都由你來解決,這是一個很大的成績,從團隊管理到團隊文化在公司都被認可。”

 

  內斗犧牲品

 

  2002年3月20日,微軟(中國)有限公司總裁兼總經理高群耀突然宣布辭職,一周后,微軟正式任命唐駿為高群耀的繼任者。一直夢想“從一個技術管理者轉變成為一個獨立部門管理者”的唐駿,得到了人生的一個大機會,也是大挑戰。

 

  這是一個新的提升,因為實際管轄范圍從過去的單純技術部門一下拓展開來,從業務戰略、市場銷售到政府關系、法律公關事務及內部行政,中國區總裁都有責任。但熟悉微軟內部政治的人都為唐駿感到擔憂。

 

  “盡管表面上‘微軟中國總裁’是一個非常光鮮的位置,但大家都知道那個位置不好做,上面還有一個大中華區總裁,是一個很不好相處的臺灣人。唐的前任就是與臺灣人斗爭失敗才離開。”一位微軟老員工對本刊記者回憶了數年前那場最終導致唐駿出局的內部紛爭。

 

  臨危受命之后,微軟為唐駿召開了場面頗為盛大的媒體見面會,隆重推出唐駿,唐駿給人的印象還“有些生澀和拘謹”。

 

  所有到會的記者,都拿到一份唐駿的個人簡歷——

 

  “1962

年出生;1981年考入北京郵電學院;1985年留學日本;1990年赴美攻讀博士;分獲物理學學士、電子工程學碩士和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1994年進入微軟公司,擔任微軟總部WindowsNT開發部門的高級經理;2001年升任微軟全球技術中心總經理。三次被授予微軟公司的最高獎項:比爾。蓋茨總裁杰出獎和杰出管理獎。”

 

  隨著管轄范圍的拓寬,管理的復雜程度也成倍增加。但中國區總裁在微軟不是一個很高級的職位。在唐駿之上,離總部之間還隔著大中華區總裁、亞太區總裁。大中華區總裁除了管臺灣和香港市場外,就是管中國區總裁,兩個職務權限嚴重重疊。

 

  不僅如此,由于當年中國區層級較低,層層都有人管,總部也有很多條線交叉共管。“體系非常復雜,業務的橫縱線、來自各個方面的要求都比較多,再加上又是全新的環境,他當時的壓力可想而知。”前述上海微軟的員工向本刊記者表示。

 

  唐駿走馬上任后,也繼承了與時任大中華區總裁黃存義的明爭暗斗。接近唐駿的人士透露,唐駿當時非常痛苦,私下抱怨“老板(指臺灣人)很壞,員工欺騙他”,處境頗令人同情。

 

  另一位接近微軟中國高層的消息人士向本刊記者透露,微軟總部當時還設有中國管理委員會。這一委員會并無實權,但對中國區事務有建議之責。時任微軟全球副總裁、微軟中國研究院院長的李開復正是委員會負責人。他曾為此給蓋茨寫信,批評中國區的疊床架屋結構不合理,建議改變。之后,李開復又向微軟CEO鮑爾默引薦了摩托羅拉公司副總裁陳永正。

 

  在唐黃爭斗激烈的2002年、2003年間,微軟中國區的銷售業績一度比預期有相當大的下滑,這幫助微軟下了最后的決心,提升中國區的級別。

 

  2003

年8月微軟任命陳永正為微軟副總裁及微軟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唐駿身份不變,改向陳永正匯報,黃存義則以區域銷售市場總監身份也向陳永正匯報。同年10月

18日,微軟中國對外宣布了新的管理架構,以進一步實現權力向陳永正集中。微軟中國區總裁唐駿的權限收縮為僅負責微軟全球技術中心以及設在北京的中國技術中心的工作。唐駿回到了兩年打拼的原點。

 

  “本來李開復建議陳永正開掉黃存義而留下唐駿,但陳選擇把黃調開、把唐駿開掉”,前述接近微軟中國高層的消息人士向本刊記者透露。唐駿在這個名存實亡的“微軟中國區總裁”位置上又堅持了兩個月后,向陳永正請辭,前提是要求獲得“微軟中國名譽總裁”。

 

  多位熟悉微軟的業內資深人士認為,唐駿時期的微軟中國區總裁在微軟內部級別并不高,唐駿在微軟時期的多個職位并不需要有高學歷,基本上還是靠能力干起來的,特別是在上海從無到有打造了全球技術支持中心,還培養了一批年輕人,反而是到任北京后的業績無足稱道,最終是“因銷售業績不佳,內部擺不平才被迫走人”。

 

  在唐駿之前,醫護人員出身的吳士宏亦曾擔任過微軟中國區總經理一職,亦足證明此職位無需高超學歷和技術背景,只要過去資歷證明有管理能力即可。

 

  尋找光環

 

  多位唐駿的前同事公認,唐駿的變化,發生在從上海到北京之后,特別是在離開微軟前后。“講的話有些太荒謬了,什么四大發明,他這些事情對我們影響很大,大家整天當笑話講。”

 

  很多人猜測“他是總經理的工作太難做了,壓力太大,太痛苦”,以至于劍走偏鋒。這是一種善意的理解。事實上,“忽悠”在當今的中國商場上不僅不是缺點,反而是無往不利的“通行證”,在商場上,吹噓自己擁有“神秘高干背景”、“強大靠山”以及“超強資金運作能力或實力”的人比比皆是。與全球技術中心總經理單純管理一群技術人員不同的是,唐駿在“微軟中國總裁”任上交往面急劇擴大,曝光機率明顯增多,原本就愛“吹點小牛”的唐駿在這種普遍的浮夸中膨脹起來。

 

  另一方面,在業內資深人士看來,唐駿的變形與他的危機感亦不無關系。上世紀90年代進入跨國公司管理層的大陸籍職業經理人并不多,時勢機遇以及關鍵時刻的眼光和努力,使唐駿搭上了頭班車。但在隨后的職業升遷中,他直面的是學歷背景深厚又比大陸人更熟諳跨國公司內部政治的港臺籍職業經理人的挑戰。唐駿急于用更大的光環來包裝過去,迎接未來。

 

  2004年2月3日,微軟(中國)有限公司宣布,“

唐駿不久將由公司退休,同時將被授予該公司‘榮譽總裁’的稱號”。榮譽總裁只是光環的一部分。六天之后,唐駿宣布加入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盛大),與過去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國博士”不同,這次伴隨而來的是“雙料博士”的頭銜。

 

  為了慶祝唐駿加盟,盛大在北京召開了主題為“群星璀璨,共鑄輝煌”的媒體答謝會,正式宣布唐駿出任公司總裁。席間最有趣的場面莫過于唐駿先是從盛大董事長陳天橋手中接過聘書,繼而又從陳永正手中接過為唐駿特制的“微軟中國名譽總裁”的榮譽證書。陳天橋更承諾“唐駿將全面負責公司運營與管理”。

 

  事實上,此時的陳天橋,心中早已經有了向“國際化大公司”邁進的第一個目標:赴美上市。他需要一個可以用英語跟華爾街投資人溝通、又能淡化企業家族色彩的職業經理人作為形象包裝。

 

  唐駿在微軟公司任職期間,其對外發布的個人簡歷中,對具體在哪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始終語焉不詳。而轉投盛大后,盛大公司在向美國SEC遞交的IPO報告書中赫然寫到:“唐駿擁有美國西太平洋機電工程學博士學位(a

doctorate degree in electrical engineering from University of Pacific

Western)以及日本名古屋大學的電子學博士學位(a doctorate degree in electronics from Nagoya

University, Japan),此外他也擁有名古屋大學的電子學碩士學位(a master‘s degree in

electronics)。”

 

  這是唐駿的公開簡歷中首次提及其具體畢業的院校為“西太平洋大學”,此時的唐駿,顯然已經從一個不知其具體出處的“計算機專業博士”進化成了電子學和機電工程的“雙料博士”。2004年7月,唐駿在出席中國卡通產業論壇時,其公布的簡歷更搖身一變為“加州理工大學計算機專業博士學位”。這是本刊記者查到的最早關于其“

加州理工大學博士”的記錄。

 

  “盛大是一個家族式的企業,陳天橋雖然長于對政府層面的公關,卻并沒有信心親自到國外去做上市路演,所以他在上市前一個月請來了唐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盛大離任高管向本刊記者回憶說,當年陳天橋邀請唐駿加盟盛大的待遇很優厚,除了職位還包括不菲的期權。正在微軟內部權爭中痛苦掙扎的唐駿如沐甘霖。

 

  雙方一拍即合,唐駿初到盛大的第一年還算忙碌,他的確為推動盛大在美國納斯達克的成功上市盡力。但隨后的三年中,唐駿又被閑置了。

 

  在眾多盛大普通員工的眼中,這位總裁在進入公司的四年中,除了負責“融資、路演和處理與風投的關系”以外,并沒有負責更多公司具體的管理事務。“也曾有幾個項目是向他匯報,但最后不了了之。”有盛大集團中層員工這樣向本刊記者描述。

 

  前述






?

3d定胆公式精准原创 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选五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苏11选5推荐号 福建11选五走势图500 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四川金七乐奖金规则 11远5北京开奖走势图 中国太保股票行情 万豪国际棋牌的官网 多少人死在倍投上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 体彩扑克牌开奖结果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十一选五任2神号期期必中 私彩时时彩软件开发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停 吉林快三走势图预测